本報駐外高加索記者 楊軍《中國青年報》(2014年12月27日04版)
  近來,俄羅斯因油價下跌、美歐製裁導致的盧布貶值、國內經濟惡化而引發外界高度關註,各方都在猜測俄羅斯經濟何時會崩潰。在此背景下,俄總統普京在本月上旬對土耳其和印度的兩次出訪意義重大,凸顯了俄羅斯尋求打破美歐製裁的新路徑。尤其是普京在土耳其宣佈因歐盟的非建設性態度俄關閉“南流”,並與埃爾多安商定合作修建通往土耳其的“新管道”,讓本想“拿”俄一把的歐盟“一腳踩空”,不僅沒了天然氣管道,更要緊的是中南歐國家的氣源也沒了著落。這幾天,從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到保加利亞總統鮑里索夫接連發聲勸說俄羅斯繼續該項目。看來,普京的 “退”似乎為俄羅斯贏得了更大的迴旋空間。
  關閉“南流”轉建“大藍流”
  12月1日,在土耳其進行國事訪問的俄羅斯總統普京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舉行會談後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俄在現有情況下不可能繼續實施“南流”項目。普京稱:“在獲得保加利亞同意之前,我們無法啟動海上工程,不能靠近保加利亞海岸項目就得停止。這簡直太荒唐了。”普京透露,俄羅斯將轉而加強與土耳其的能源合作,計劃修建經黑海海底到土耳其的新管道,該管道與“南流”輸氣規模大致相同,俄還考慮在土耳其和希腊邊境建立一個天然氣中轉站。
  俄總理梅德韋傑夫10日在接受俄羅斯電視臺採訪時表示,歐洲國家可以加入俄羅斯的土耳其新管線項目。梅德韋傑夫說:“我們將增加‘藍流’(指俄向土耳其供應天然氣管線)輸氣能力,將在土耳其境內建立樞紐,天然氣可以從那裡輸往其他國家。這也很有意義。歐盟成員國或其他伙伴也可加入。”他補充說,這將是有別於“南流”的另一個項目。
  “南流”是俄羅斯天然氣公司和意大利埃尼公司於2007年開始的管道項目。截至目前,俄氣已在“南流”項目上投資近46.6億美元,還投入1萬億盧布用於擴建俄境內的管道等基礎設施。該管道從俄羅斯經黑海海底到保加利亞上岸,在保加利亞境內分為兩條支線,西北支線經塞爾維亞、匈牙利、斯洛文尼亞至奧地利,西南支線經希腊和地中海通往意大利。管道年運輸能力為630億立方米,目的是讓俄羅斯天然氣管道出口多樣化。俄羅斯與保加利亞、塞爾維亞、匈牙利、希腊、斯洛文尼亞和克羅地亞已簽署了項目陸地部分的政府間協議。2012年12月7日,“南流”在阿納帕開工,預計從2016年第一季度開始進行商業供氣,2018年全面投入使用。
  早前,歐盟制定第三能源一攬子文件,規定從事天然氣開采的公司無法成為地區天然氣管道的所有者,目的是防止俄氣在“南流”項目上實現從氣源到管道的壟斷,影響歐洲的能源安全。今年6月初,保加利亞時任總理奧列沙斯基下令暫停“南流”項目框架下的工作,以便同歐盟委員會進行磋商。
  此後,歐盟又將“南流”作為在烏克蘭問題上對俄施壓的砝碼。歐盟能源事務專員厄廷格在接受《法蘭克福彙報》採訪時表示,關於修建“南流”天然氣管道的政治決定是不可能的,直到俄羅斯承認基輔政府。直到最近,俄羅斯多次與歐盟和保加利亞溝通未果。
  捷克Vemex燃氣運營公司市場總監雨果·庫賽卡認為,歐盟迫使俄羅斯停止“南流”項目建設是犯錯。“南流”從經濟上有利於項目所有參與方,保加利亞首先是項目停止的原因。他說:“政治打亂了計劃,我主要是指保加利亞政府及其歐洲‘同謀者’打算‘破壞’這個項目的行動。他們犯下巨大錯誤,令歐洲能源安全遭受重大損失”。他認為,俄土決定共建年輸氣量630億立方米的水下管線是雙贏,“俄羅斯今後將能繼續出口本國的天然氣。當然,土耳其也是贏家,可毫無問題地確保本國天然氣供應。”
  歐盟做土耳其工作難有效果
  在普京訪問土耳其一周後,由歐盟外交事務及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莫蓋里尼、歐盟擴大委員會專員哈恩、歐盟人道主義援助和危機管理會成員克裡斯托斯組成的代表團8日訪問了土耳其,莫蓋里尼不僅同土耳其當局就如何阻止外國武裝分子穿越土耳其邊境進入敘利亞進行了討論,還討論了關於推動土耳其加入歐盟談判取得進展的方法。莫蓋里尼在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總理達武特奧盧及外長卡烏索戈魯舉行會晤後發表聲明稱,此次訪問表明歐盟與土耳其關係的戰略重要性以及雙方加強合作的渴望。
  外界認為,歐盟代表團此行最重要的目的是勸說土耳其放棄與俄羅斯就建設新管道進行合作,加入歐盟對俄羅斯的製裁行動。土耳其目前是唯一未加入對俄製裁的北約成員。歐盟對土耳其建設輸送俄羅斯天然氣的新管道表達了擔心,提醒土耳其這可能影響土耳其參加的“跨安納托利亞”天然氣管道(TANAP)計劃的實現,該管道是歐盟實施的旨在繞過俄羅斯的“南部走廊”計劃的一部分。對於歐盟來說,能夠吸引土耳其的最大的“胡蘿蔔”就是允諾土儘快加入歐盟,但考慮到入盟的嚴苛程序和歐盟內部的分歧,土耳其最快在未來10年內都無法加入歐盟,歐盟的勸說很難取得成效。
  分析人士認為,土耳其出於國家利益考慮很難放棄能給土帶來巨大戰略利益的項目。
  “南流”流產損害中東歐國家利益
  歐盟內部本來就對拿“南流”作為對俄羅斯施壓的手段存在分歧,塞爾維亞從一開始就表示反對,奧地利、匈牙利態度模糊,保加利亞則明確支持歐盟的決議並於今年6月暫停了“南流”工作。12月9日,歐盟28國能源部長理事會在布魯塞爾舉行例行會議,併在會議框架下召開參與“南流”項目歐盟八國能源部長會議就“南流”關閉的影響舉行磋商,塞爾維亞等國要求歐盟保證其能源供應,保加利亞則關心“南流”關閉的違約責任,法德等“老歐洲”國家也擔心土耳其在未來將如何利用對歐洲的“影響力”。歐盟內部出現輓回“南流”的聲音。
  塞爾維亞外長達契奇8日表示,停止落實“南流”輸氣管道項目不僅給塞爾維亞造成損失,也給歐盟造成損失,塞爾維亞將沒有供氣的替代途經。歐洲能源專家認為,放棄“南流”對保加利亞造成的傷害最為嚴重,該國將每年失去4億歐元的過境運輸費、50億美元的管道基礎設施投資和7000個新工作崗位等。
  12月19日和22日,塞爾維亞外長達契奇和國民大會議長戈伊科維奇接連訪問俄羅斯。塞爾維亞議長戈伊科維奇在俄國家杜馬發言時說:“我們(加入歐盟的)戰略決定現在和將來都不會是進一步發展與俄羅斯兄弟般關係的障礙。塞爾維亞永遠都不會製裁俄羅斯,因為製裁不會給任何人帶來任何好處,也不會促進任何問題的解決。”
  此外,俄總統普京在12月7日還與匈牙利總理歐爾班和塞爾維亞總統尼科利奇分別進行了電話交談,討論了雙邊合作的迫切問題,以及在停止實施“南流”項目後雙方在能源領域進一步開展合作的前景。可以看出,俄羅斯對“南流”參與國實施了“獎罰分明”的策略。
  土耳其是最大贏家
  土耳其經濟學家和政治學家伊斯梅爾接受俄新社採訪時稱:“土耳其是天然氣領域的可靠伙伴,一直按時支付天然氣款,我認為俄羅斯對此表示珍視,採納了土耳其有關向其提供天然氣折扣和修建通過土耳其的新的輸氣系統的建議。這不是一時的決定,而是兩國總統的戰略決定,是俄土經過嚴肅洽談後邁出的審慎的一步。”
  俄專家認為,從歐盟企圖封鎖“南流”項目或在沒有俄羅斯參與的情況下實施該項目的角度看,土耳其是贏家,俄羅斯也沒有輸。土耳其將買到有折扣價格的天然氣,併成為天然氣儲存和中轉中心,不僅獲得過境收入,還將加強對歐洲的影響,安卡拉獲得了控制從俄羅斯、阿塞拜疆、伊朗向歐洲輸送天然氣的出口線路的能力,歐洲不得不從土耳其手中購買俄羅斯的天然氣。
  根據在普京訪問期間俄氣公司與土耳其BOTAS公司簽署的經黑海向土耳其方向建設海上輸氣管道的諒解備忘錄,每年可輸送天然氣630億立方米,其中140億立方米輸往土耳其,剩下約500億立方米將輸往土耳其和希腊邊境。俄方還承諾從明年起對出口土耳其的天然氣價格給予6%的折扣,並將出口量增加30億立方米。
  本報巴庫12月26日電  (原標題:俄歐“鬥氣”誰是最終贏家)
創作者介紹

LASER FACIAL

aadfgvkky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